“金银花”商标案背后:涉案商标27年前因注册不当被撤��

时间:2022-04-20 18:22 作者: 网店转让 浏览量:

1月18日,该文(有报道称“以侵犯‘金银花’商标为由,起诉数百家花露水生产商,索赔数千万”)引发关注。1月19日,一家被金银花商标持有人上海毕丽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毕丽公司)起诉侵权的江苏企业向本报反映,律师从国家知识产权局获得的卷宗显示,早在1995年,金银花在涉案化妆品第三类上的商标就被国家商标局公告注销。撤销理由包括商标直接代表商品的主要原料,“已被不当注册”。

然而,奇怪的是,这个被公开撤销的商标被转让了两次,最终在2010年左右被毕丽公司收购。从2019年开始,毕丽公司开始了金银花商标维权的批量诉讼,相关被告提出了9次金银花商标撤销和无效申请,但均未有结果。

“没有证据表明‘金银花’商标在1993年至2018年的25年间被实际用于商业用途。毕丽公司只是开具了一些销售发票用于商标维权。更重要的是,这个曾经被撤销的商标的商标权恢复了还是怎么恢复的?”代表多家被告花露水企业的江苏文健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志清说。

赵志清介绍,据其统计,目前可公开查询的涉诉案件约有200件,大量案件已协商解决,索赔金额基本在10万左右。估计涉及的企业不止几百家,不过300-500家。

1月19日,苏州海迪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尹先生向本报反映,该公司客户在淘宝上销售一瓶海迪威牌金银花露抑菌剂,被碧利斯公司起诉侵犯其“金银花”商标。然而,该公司的产品在商标分类中属于第五类商品,而毕丽公司的产品是第三类化妆品。

“金银花本身就是中草药原料的名称。金银花花露水是一个通用名称,毕丽无权禁止他人使用。和青椒商标是一个性质。”尹先生说,然而,几个月前,他们收到了苏州中院的侵权判决,要求比利公司赔偿10万元。目前他们已经上诉到江苏高院,诉讼费已经交了。

尹先生委托的江苏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志清告诉记者,目前他已经接了6起这样的“金银花”侵权诉讼。据统计,“目前涉及诉讼的案件有200多件,大量案件已经协商解决,索赔金额基本在10万左右。”

赵志清发现,“金银花”商标案与逍遥镇胡胡辣汤、潼关肉夹馍、库尔勒香梨、青椒商标案不同。“后者至少有合法的商标权,‘金银花’因为二十多年前就被撤销了,太不正常了。”

相关裁判文书显示,案外人上海红星日用化学品厂于1992年被核准注册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核准使用在第三类商品上,包括化妆品、乳液、香水、爽身粉、美容霜等。2010年2月8日,毕丽公司被授予该商标。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商标公告”信息显示,1995年3月28日,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为“注册商标注销公告”。该报注意到,同期注销的注册商标,还有一些公司注册的“向日葵”、“月季”等商标。

但论文注意到,关于上述“商标公告”的查询,由于需要提供准确的公告刊号,一般不为人知。普通公众一般根据第603857号商标或“金银花”字样进行全面的商标查询。在综合查询中,“金银花”商标编号的商标过程没有反映商标信息

2021年11月,赵志清律师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取证,随后从国家知识产权局调取了“金银花”商标的相关卷宗。其中,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一份《“金银花”商标注册不当裁定书》显示,撤销上海红星日化厂的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并要求交回《注册商标证》。

根据上述裁定,“经审查,我会认为金银花为常用中药材,具有清热消炎的作用。在化妆品、香水等商品中使用,容易让消费者认为此类商品含有金银花成分,具有药用功效。如果这类化妆品确实含有金银花,申请的商标直接代表产品的主要原料,违反了《商标法》第八条。据此,‘金银花’作为化妆品的商标,已被不当注册。”

该报注意到,上述“金银花”商标撤销的卷宗中附有当年的撤销商标申请。申请人为重庆日用化工厂,申请时间为1993年3月16日。

申请理由是,“金银花作为中药,是该商品的通用名,加入花露水中是主要原料。”申请人的依据是当时的《商标法》第八条:“商标中不得使用下列文字和图形:5。商品的常用名称和图形;6.直接标明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等特征。”

但在上述撤销裁定发布并公告后,“金银花”商标在没有任何恢复商标权相关文件的情况下,进行了两次转让。二十多年后,“商标所有人”掀起了起诉全国花露水企业的风暴。

“对于第603857号‘金银花’被裁定撤销的案件,原告应当就商标权是否恢复以及如何恢复作出必要的说明和证据。否则,其所谓的权利就不具有合法性,其不拥有涉案商标的任何权利。同样,在商标已经被在先生效裁定撤销的情况下,法院的判决也不应与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在先生效裁定相冲突。”在提交给江苏高院的上诉状中,赵志清写道。

赵志清介绍,他刚接手“金银花”商标案时,全国只有温州一个法院案件,就是原告毕丽公司胜诉的案件。后来陆续出现的案件都是原告胜诉。

代理类似案件的上海创元律师事务所律师马表示,他的团队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金银花商标无效申请。自2019年毕丽公司发起侵权诉讼以来,被诉当事人对“金银花”商标本身的质疑从未停止。

据马团队统计,2019年4月至2021年10月,“金银花”商标撤销申请共5件,其中以商标“连续三年未使用”为由的申请有3件(俗称“撤三”);商标以“通用名称”为由申请了两次,这些撤销申请基本都被驳回。

“毕丽公司的金银花商标从1993年到2018年,实际上是空白了20多年,没有证据证明其在使用。它象征性地开了几张票维权,市面上没有这种商品。”赵志清说。

还有“金银花”商标无效宣告申请4件。其中,一份无效宣告申请中明确提到,通常使用“金银花”作为争议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的原料。争议商标被指定使用在“化妆品、香水”等商品上,仅直接表明指定商品原料的特性。消费者一般不容易将其识别为商标,整体上缺乏商标的显著性。根据相关规定,应该作废。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尤认为,根据《商标法》的规定,申请注册商标应当具有易于识别的显著特征。金银花,作为一种著名的中药材

按照赵志清的说法,“金银花”不是一个意义弱的问题,而是“没有意义”的问题。“一个用来表示商品原料的商标名称,只有经过长期、大量的使用,才能产生商标显著性。只有与商标建立起相对稳定的对应关系,消费者一看到金银花就能联想到它的产品,才能体现出商标的区分功能。反过来,如果没有长期稳定的使用,消费者凭什么认为金银花商标是你的?”

在金银花商标案中,多名被告律师表示,除了1995年金银花商标被撤销后的“无缝恢复”之外,法院判决的逻辑也值得商榷。

毕丽公司转让的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仅在第三类商品(化妆品、乳液、香水、爽身粉、美容霜)上注册,未以“花露水”名义注册。目前,“花露水”被归类为化妆品,毕丽公司在与全国花露水生产商的诉讼中屡战屡胜。但仍锲而不舍地在第三类商品上申请注册“金银花及图片”、“毕丽金银花”等商标。

该报注意到,在其中一份注册申请中,毕丽公司表示“‘金银花’不仅可以表达植物名称的含义,还可以表达‘金银制成的花’等其他含义”,因此他申请注册了该商标。对此,国家商评委的答复是,“‘金银花’的商标通常是指一种植物的名称,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申请的商标只是在指定商品上直接标明该商品的原料,缺乏商标的显著特征,不能注册为商标”。

赵志清律师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发现,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毕丽公司金银花商标注册文件的应诉书一式五份,其中包括毕丽公司金银花四份驳回通知书(第9334638号、第13555913号、第1627909号、第24540010号)和金银花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第3992281号)。

上述五份文件均已认定“金银花”作为商标在化妆品等商品上使用时不合法,这与1994年国家商评委的裁定是一致的。

但多项法院判决认为,商标评审委员会多次驳回“金银花”商标的裁定,不影响毕丽公司现有商标的权利。

“法院只基于一个理由,‘金银花’是注册商标,后来裁定驳回其注册申请,不会影响之前商标注册的效果。”赵志清说。

Copyright © 2018-2020 商标转让_商标出售_注册商标转让_商标转让出售平台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Xiuzhanwang.Com 皖ICP12345678 XML地图 网站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