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报

时间:2022-06-15 07:04 作者: 网店转让 浏览量:

83951506753954.jpg

近日,为进一步规范注册商标保护,助推品牌发展,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通报了“非法将他人商标与自己商标相结合”、“在商品内部标注他人商标”等部分涉及商标保护的典型案例。结合案例,解读了民法典和商标法的具体规则,负面评价了注册商标使用不规范等商标侵权行为,倡导防范商标法律风险,促进品牌健康发展,维护良好经济秩序。

甲公司是第三类化妆品上注册的“欧珀莱”、“欧珀莱”等商标的专用权人。被告方在购物中心经营化妆品专柜。专柜地柜外侧展示英文logo“AUPRES”,门头外侧中央展示logo“ou bolai”。专柜卖的是“欧珀莱”等品牌化妆品。甲公司认为,方不是其公司合法授权的经销商,却在自己经营的化妆品专柜上使用与其商标相同、近似的标识,构成商标侵权。故诉至法院,要求方某承担停止侵害、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的法律责任。方辩称其销售的欧普拉品牌化妆品是从A公司合法经销商处获得的正品,在化妆品专柜上使用相关标识构成合理使用。甲方所说的进货来源是其经销商和正品专柜。

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方某提交的证据和A公司的自认,可以推定方某销售的欧普拉牌化妆品为正品。因此,方在其化妆品专柜使用“欧柏莱”、“欧珀莱”、“欧珀莱”标志是否合理,应根据实际使用情况是否良好合理、是否超过必要限度、给予相关消费者的认知等客观事实进行判断。从实用的角度来看,在门和落地柜台上显著位置使用的商标标识表明了店铺经营者或店铺经营者与商标所有人之间的授权关系。涉案化妆品专柜门口使用的“欧博莱”字样与A公司的中文商标“欧珀莱”读音基本相同,构成近似商标。地板专柜外侧也显著使用了“Aupres”标识,与A公司主张的“AUPRES”商标相同,本案中,上述使用行为的实质仍指向涉案化妆品专柜的经营者为A公司,或者与A公司存在商标许可关系,超出了对商品进行说明或者描述的必要范围,不属于善意合理使用,构成商标侵权。综上,法院最终判决方赔偿A公司经济损失8万元,合理支出1.25万元。

我国民法典规定,民事主体的人身权、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未经许可,不得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同一商标;或者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类似商品,容易引起混淆,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正品销售者在客观说明该商品来源于他人或者客观表明该商品的用途、服务对象等特征时,可以使用相关注册商标。但这种使用应当建立在善意的基础上,不超过必要的限度,符合诚实信用原则,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本案中,方某在涉案化妆品专柜的门和柜台上使用“欧柏莱”、“欧珀莱”标志,相关公众尽到一般注意义务,总体上可以认定涉案化妆品专柜是由A公司经营或经A公司授权经营的,故法院认为,方某的涉案行为超出了对其经营的商品进行说明或描述的必要范围, 不属于善意合理使用,损害了商标的来源识别功能

A公司、杭州B公司、北京B公司都经营健身服务。甲公司是“乐飞特舞曲东方舞”注册商标的注册人,核定使用的商品分别为第41类和第35类,包括“健身俱乐部”和“广告”。杭州B公司在第22、24类商品上注册了多个“LEFIT”商标,在第9、25类商品和服务上注册了多个“LefitGym”、“LefitPlus”、“LefitStar”商标。

杭州B公司在其官网、微博、微信官方账号、App上使用“乐飞特”、“乐飞特A B”、“乐飞特A B健身”等字样。杭州乙公司、北京乙公司在涉案线下门店的建筑、宣传海报、玻璃墙面上使用“乐飞特”字样,在门店的楼层布局、门口使用“乐飞特健身”字样。

甲公司诉称,杭州乙公司、北京乙公司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其注册商标,构成商标侵权,故诉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消除影响。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甲公司“乐飞特舞东舞”注册商标由英文字母“乐飞特舞东舞”和汉字“舞东舞”组成。上述英文字母和汉字都是虚构的词,在意义上没有对应关系。它们在各自的含义、称呼和外观上都具有显著性,共同构成涉案商标,使得涉案商标的整体差异明显。杭州B公司在其官网、微博、微信官方账号、App上使用“乐飞特”、“乐飞特A B”、“乐飞特健身”等字样,杭州B公司、北京B公司涉案时使用“乐飞特健身”、“乐飞特A B健身”、“乐飞特GYM”等字样。上述用法起到了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上述用法虽然在某些方面,“LEFIT”与“GYM”、“Fitness One B”、“Fitness One B”结合使用,但是当LEFIT用于相同或者类似的商品或者服务上时,上述结合仍然容易使相关公众对该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综上,杭州B公司、北京B公司的上述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

我国《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是权利人对下列客体依法享有的专有权利: (一)作品;(二)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三)商标;(四)地理标志;(五)商业秘密;(六)集成电路的布图设计;(七)植物新品种;(八)法律规定的其他客体。”可见,商标是民法典规定的一项重要的知识产权。我国《商标法》规定,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造成混淆,构成商标侵权。本案中,被告在相同或者类似的服务上,将他人注册商标的显著部分与自己的注册商标结合使用,仍容易使相关公众混淆服务的来源,仍构成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

本案涉及到如何认定被告这一知名度和竞争力更高的人将原告注册商标中的显著性英文字母与自己的注册商标相结合,并连续、大规模使用,从而威胁到原告商标的反向混淆的行为。从社会效果来看,本案判决要求被告停止涉案商标侵权行为,因为本案被告的侵权行为涉及全国多个省市的100多家店铺,停止侵权行为将对其全国经营产生较大影响。本案的判决可以有效警示部分企业试图利用自身的经营规模和竞争优势,无视《商标法》中的在先注册原则,占用在先注册商标所有人的商标空间,引导当事人规范注册和使用商标。

甲公司是“Aprilia”Aprilia”“APRILIASCARABEO”商标的商标所有人,第二商标的核定使用产品包括12级摩托车等。被告B公司是被告B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A公司曾与南京B公司有过合作关系,在B集团与南京B公司合作生产并由北京C公司销售的摩托车零部件上使用了“aprilia”标识,南京B公司在其微信官方账号中使用了带有“aprilia”标识的摩托车零部件图片。北京C公司在其网络推广和宣传中使用了“Aprilia”“Aprilia”“scarabeo”标识。A公司认为三被告的行为已构成商标侵权,故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

法院审理后认为,由于摩托车配件是摩托车的组成部分,存在维修更换的可能,配件本身是单独销售的。此外,涉案摩托车面对的消费者多为专业摩托车爱好者,对摩托车的喜爱和了解程度高于普通消费者,存在改装等情况。此外,南京B公司对涉案摩托车配件的突出宣传,导致相关消费者在购买后的汽车修理更换过程中,有可能看到该标识,从而混淆涉案摩托车及其配件的来源。因此,在涉案摩托车内部配件上使用“aprilia”标识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但使用方法不具有正当性,不具有指示性。“aprilia”标识与涉案的两个商标相似,摩托车内部配件的存在是为了实现摩托车的功能,一般情况下不能单独发挥作用。因此,摩托车及其配件在用途、销售渠道、消费者等方面是一致的,构成类似商品。因此,在涉案摩托车内部零部件上使用“aprilia”标识属于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容易造成混淆。B集团和南京B公司构成商标侵权。北京C公司销售的涉案摩托车具有合法来源,但其在官网及其他网店对涉案摩托车进行推广宣传时使用“Aprilia”Aprilia“scarabeo”标识,也构成商标侵权。因此,法院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A公司经济损失。

根据《民法》第123条规定,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知识产权。商标是知识产权的重要客体之一。商标权人有权禁止他人侵犯其商标权。商标法中的商标使用,是指在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商品交易单据上,或者在广告、展览等商业活动中使用商标,以标识商品来源的行为。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类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容易造成混淆。涉案商标存在于商品内部配件上,一般商品消费者在接触之初确实难以观察到该商标,不会造成混淆。但本案中,综合考虑涉案摩托车的受众为专业摩托车爱好者,内部配件对摩托车的性能有重要影响,内部配件本身有可能被维修、更换,也有可能被单独销售,侵权人在宣传过程中特意使用内部配件的照片来展示涉案摩托车的性能,但没有正当的使用理由,认定其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商标侵权。通过司法判决的方式,对这种隐性但仍令人困惑的“商标使用”进行负面评价,体现了保护、鼓励创新、鼓励公平竞争的价值取向。

第三条民事主体的人身权、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第四十八条商标的使用

Copyright © 2018-2020 商标转让_商标出售_注册商标转让_商标转让出售平台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Xiuzhanwang.Com 皖ICP12345678 XML地图 网站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