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商标转让平台 >

被卷入“拉面哥”商标的舆论漩涡,济南一注册人独家回应《新时报》

下载次数: 更新时间:2021-09-24

近日,“拉面哥”商标密集注册,济南某企业相关负责人陷入舆论漩涡。新时报记者费摄

3月5日凌晨,网络人气较高的临沂费县“拉面哥”程运富通过媒体平台发帖声称某公司注册了自己的商标,但这并不是自己注册的,提醒大家不要上当受骗。新时报记者发现,近日,“拉面哥”相关商标被企业和自然人密集申请注册。程明作为济南某餐饮公司的法人,也陷入了“火速注册拉面哥商标”的舆论漩涡。他每天都会接到几十个骚扰、辱骂甚至恐吓的陌生电话,家人也受到牵连,给他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

“没想到拉面哥会这么受欢迎,简直不可思议。当我申请注册时,他并不十分兴奋。2月28日,听到拉面哥在视频中说要开百年老店,我开始尝试通过各种方式联系他,想把商标免费转让给他。我不想从这个名字中获利,也不想破坏流量。”

5日中午左右,程明陆续接到十几个陌生电话,前几个还能接通。听完电话那头几乎一模一样的辱骂,他再也不想接其他电话了。“不同地区有很多不同的主叫号码,一天能接到几十个。有时候很多电话是半夜打来的,这让我们心理压力大,休息不好。”程明不禁叹了口气,说自己没有违法,只是遭受了“语言和网络暴力”。

“2月中下旬,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现在这么热。从媒体上看到拉面哥的故事,我很感动。我觉得这三个字很接地气,很好读。我认为它会是一个好品牌。出于职业习惯,我去了一家机构注册。但没过几天,拉面哥突然火了,程度难以置信,对我来说也是个意外。”同样从事餐饮行业的程明,坚定而反复地强调,注册之前,拉面还没有走红,他的餐饮公司也有旗舰品牌,不想蹭流量。

《新时报》记者发现,“拉面哥”大部分商标申请注册在方便食品第30类、广告销售第35类、教育娱乐第41类、餐饮住宿第43类。2021年2月24日,程明公司申请“拉面哥”商标信息,分别属于第35类和第41类,但尚未通过初审。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三年前,餐饮住宿“拉面哥”的第43个商标就被一家外企成功注册。

“当我委托代理机构注册询价时,我只能注册两种类型。幸运的是,我申请了注册。”程明说,“拉面哥”爆料后,之前成功注册的餐饮住宿相关商标的转让费达到了55万元。最近程明也接到很多电话,询问他申请“拉面哥”商标转让的事情,但都被他拒绝了。

近一周,“拉面兄弟”“三元拉面兄弟”“山东拉面兄弟”等20余个相关商标被不同企业和自然人密集申请注册。据业内相关人士表示,与商业利益无关。一个月前,根据官网商标局的消息,国家知识产权局相关负责人要求严厉打击恶意商标注册和囤积行为,规范“走近名牌”“蹭热点”等商标申请行为。

这不是程明第一次用app

新时报记者发现,程明法人餐饮公司成立于2018年,注册地位于济南,不存在相关法律风险或经营风险。业务包括餐饮管理咨询、餐饮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企业营销策划、品牌推广、家庭服务、批发零售等。

虽然餐饮公司成立才3年,但其商标信息已经达到224条。除了“拉面哥”的相关商标外,还有“吉妙妙”“果香”“瑞奇”“芝樱”等品牌商标,涉及领域广泛。其中,2018年申请商标89件,是申请数量最多的一年。至于注册这么多商标的原因,程明解释说:“看到一个好名字,就想留下来,但没有恶意囤积赚取利润,也从来没有交易过。这些商标有我喜欢的,到期后会自动续展,有的到期后不会直接续展。”

程明一直在关注拉面哥程运付。从申请商标注册开始,他就有了将商标免费转让给程运付的想法,一直到2月28日。“当天,我看到了一个关于它的视频。拉面哥说不想成为网络名人,只想开一家百年老店。这句话打动了我,觉得这哥们儿很有正能量。只要商标注册了,我就给他。”程明说,“拉面哥”这个词是自己带来的热度,程运付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

程明的自述也是“拉面哥”的忠实粉丝。“我们都是同年出生,现在还是家庭成员,我们也从事餐饮行业。看到他坚持自己原来的心是非常令人感动的,因为他赶上了风和太阳。”程明说,后来他开始从媒体平台联系拉面哥拥有的账号。根据他提供的发给程运付的信息截图,“我是法律工作者,想为你做点事,所以想快点保护好拉面哥这个品牌,以免被别人蹲着,然后联系你免费送给你,这也是我的礼物。我通过商标网查询了43类餐厅的商标,三年前注册的。我想协商给你买,但是没想到前天对方卖了55万,所以只能把我的挂号信给你。”。

连日来,程明试图通过留言、发消息给直播媒体等方式联系程运付,但仍无回应。后来他只能自己在网上发布视频,全网呼吁部分网友帮忙联系程运付,但未能如愿。“前天,有人在网上发帖说,我们为了流量和热度,抢注了“拉面哥”的商标后,发生了网络暴力。”程明说,他现在只想澄清这件事,不想在这个漩涡里打转,也让相关商标尽快回归“拉面哥”本人。“当时想一个人去费县,但被家人说服了。家人也担心我走后,现场很多人会质疑我的目的。”程明说。

程明说他进退两难。“不管我怎么做,我都会被质疑。这两天接到一些奇怪的电话,想和拉面哥申请商标合作。对方说不管是黑粉还是红粉,只要有人看到,就能获得流量赚钱,我拒绝了。”程明再次表示不想蹭“拉面哥”的流量,他曾告诉《新时报》记者不要提公司名字。

3月5日,程运富向多家企业和自然人注册了“拉面哥”商标,并从我的媒体账号上发声。“我在此声明,这个商标不是我自己的,请不要上当受骗。”对于是否接受企业无偿转让相关商标的问题,程运付尚未回复《新时报》记者。

对此,程明表示,如果“拉面哥”的相关商标注册成功,对方不会接受,他的公司也不会使用。“如果一个餐饮品牌想要繁荣,它必须与实体店相结合,依靠团队合作

程明说,“腊面哥”有做餐饮行业工匠的精神。“坚持做了15年,都是一碗3块钱。我们也是餐饮行业,对成本很了解。”成明的公司从事餐饮策划,有自己的专业团队,在济南经营的不错。如果“拉面哥”开店,他们也希望提供建议,互相讨论。(文中程明为化名)

原标题:陷入抢注“拉面哥”商标的漩涡济南一注册人独家回应新时报:不是为了盈利,我想把商标给“拉面哥”。

Copyright © 2018-2020 商标转让_商标出售_注册商标转让_商标转让出售平台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Xiuzhanwang.Com 皖ICP12345678 XML地图 网站模板